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表示,现在份子钱水涨船高,一些人会感觉压力大,可如果出得少,又会觉得没面子,就形成了一个两难的局面,有时候参加喜宴反而成了负担。

消除“语言形式主义”,真话与实话的闸门该怎么打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