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图我们看到,该指数最新市盈率(PE-TTM)为31.2倍,处于历史估值百分位的19%左右,还属于估值比较低的区间。该指数最高PE为86倍,出现在2015年上轮牛市;最低PE为22倍左右,出现在2018年12月。PE的中位数为42倍左右,当前估值离平均值还有35%的空间。

“2019年,各项因素都有不同程度的修复,在信用逐步缓慢改善的背景下,市场将是波动上行的状态,市场预期与验证会相互博弈,很难出现单边市,市场参与者对节奏和结构的把握很关键。结构上,我们沿着信用缓慢扩张的方向,认为机会在于基建、地产、券商,小票与主题性机会(5G、新能源)将较为活跃。同时基于增量资金(海外资金的流入仍将超预期)的偏好,利率下行的趋势,高股息板块具备吸引力。”